卿酒折

我们都曾拥抱过去,也曾靠近未来。

[银河与星斗]赠旧时少年

亲爱的陆时也:

        几年未见,过得还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自我们分手以来,已经过了两年三个月零八天;在这两年多的日子里,我总是梦到你,梦到我们还在大学校园里的时候。现在再回忆那段时光,真的很是怀念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记得我们的初遇,说起来也算是上天附赠的一段缘分。如果是在电影里,那一定是你主动来认识我,或者我主动去认识你;但现实中的情况是:你的朋友阿宇主动来认识我的朋友霜霜,而我们两个就像是来凑数的。所以我说,我们这是上天附赠的一段缘分。但感谢上天给了我们这段缘分,遇见你是我这二十几年来最大的幸运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霜霜和阿宇,他们俩的进展也真是快,才认识两周多就在一起了。我那时笑她是见了帅哥就喜欢,她却笑我庸俗,说他们那是缘来了分也到了,是天意。每次出去玩,他们俩却都要叫上我们一起,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我们俩会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得有一次我们四个一起去看电影,他们俩坐在前排拉着手,我们俩就坐在后面轻声讨论剧情,那时就觉得这样很快乐,却没想到后来我们也会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现在一闭上眼还能回想起我们在一起的那天,仿佛还置身于当时,心里还有一抹难言的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的阳光似乎也和今日的阳光一般好,我们四个一起去游乐场玩。摩天轮前没什么人,霜霜提议说一起去坐摩天轮,说完就拉着阿宇先跑了。我没反应过来,还愣在原地,你却看着我,冲我一笑,说了声“走吧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摩天轮上的视野很好,可以看见远处的池塘、花田,游人们有说有笑地拥在一起,旋转木马前的孩童们手捧玫瑰围成心形。我惊讶地将那群孩童指给你看,你却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支玫瑰送给我。我有些不知所措,却听见你温柔的嗓音说道:“陈可微,我喜欢你,从我们第一次相见得那一天开始就喜欢你了。我希望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当时回了什么呢?好像是点了点头,又好像是说了句“我不知道”,简直像个傻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晚上回了宿舍,我看着你送的花,想起旋转木马前的那群孩子,忍不住想笑:摩天轮上表白,送红玫瑰,像电影里的情节,真“俗”啊!但爱情难免“落俗”,我喜欢这样的“俗气”,甘愿为之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恋爱,每个人的爱情都不一样。用霜霜的话来说,我们俩就像是一对八十多岁的“老夫老妻”,一点都没有年轻人处于热恋期的张扬。我同意她的话。和你待在一起时非常舒服,好像不需要过多的言语,也能十分安心。我喜欢这样的感觉,喜欢你拉着我的手的温度,喜欢你看我时眼里带笑的温柔。我希望一辈子都能和你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霜霜和阿宇的恋爱甜蜜又张扬,系里很快就传了个遍,他们俩也被赠予了“模范情侣”的称号。而我们俩的关系鲜有人知,就是知道的也少有人看好。但这是我们俩的爱情,又何须其他人的看好?

         大四毕业那年,霜霜和阿宇因为毕业后的去向不和而分手了,许多人都为之惋惜。我们并肩走在这片生活了四年的土地上,看着香樟树在阳光的沐浴下洒落阴影。我问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,你说你想留校读研。我们相视一笑,想法又一次不谋而合。你说,这样的默契,岂不是“老夫老妻”才能拥有的?

        两年研究生的学习转瞬即逝,很快又到了毕业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学聚会那天,大家看见我们牵着手一起到场,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与欢呼。那个情景,就像是在参加我们的婚礼一样。那天晚上很高兴,喝了点酒。回去的路上吹了点风,吹淡了夏日的酷暑。我将食指挂在你的小指上,跟在你的身后。在等红绿灯的时候,你突然抬起头看向夜空,说道:“今晚的星星真好看啊。” 我听见你的话,亦抬起头看向夜空——点点繁星缀在夜空之中,皎皎明月洒下珍珠粉的光辉,群星闪烁,璀璨夺目——很久都没看到过这样美的夜空了,我不禁陶醉在了这星河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“微微,等以后有钱了,我们要一起去世界各地旅游。”你突然转过头看向我,眼里亦有灿烂星河,“要去挪威看北极光,去法国看巴黎铁塔,去威尼斯划船,或者,我们也可以去西撒哈拉看沙漠。”也不知是夜色太美,还是这晚风太温柔,我有了些醉意,忍不住靠在你肩头,畅想这属于你我二人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我们各自进了公司,见了对方的家长,租了房子一起同居。生活似乎在井然有序地向前推进着,我们忙碌疲惫,却又幸得对方聊以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回家,我倒在你的怀里,向你发牢骚,说上班这可比上学还累。你揉着我的太阳穴,安慰说:“等以后升了职,我们薇薇做个总监什么的,就要好些了。”我顺着你的话,想到以后的日子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你却捏了下我的脸,说有事要告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说你不看好你们公司的发展前景,想要自己创业,已经找到了几位合伙人,正在筹划之中,希望能够得到我的支持。我想了一下,说:“好啊,如果你创业成功,那我以后就等你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不借我吉言,你的创业之路似乎并不顺利。每天看着你皱起的眉头,因为熬夜眼下的乌青,我都心疼不已,却无能为力。我的专业无关乎经济领域,能给你的帮助少之又少。我愿意为你分担压力,但你心疼我,从不会让我过分劳碌。我就开始后悔,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去学经济。

       创业的日子忙碌又辛苦,我希望尽可能多为你分担一点,你却直接选择了将我推开——我们终还是分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手的那天晚上,就像很多个平常的夜晚一样,我下班回家做了晚饭等你,你很晚才回来,身上还带着点酒气。你说你们去了个饭局谈了单子,只顾着喝酒了,胃不舒服,想吃点我做的饭。我帮你脱下西装外套,扶你到沙发上坐着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从厨房出来时,你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。我看着你疲惫的睡颜,心下满是酸楚。我叫醒你,喂你喝了醒酒汤,吃了点粥;你抱着我,趴在我的肩头,唤着我的名字。我说我在这,你就说你有多么多么喜欢我,有多么多么多么爱我。你还说自己是个小偷,偷了全天下最贵重的东西,警察叔叔要来抓你。我问你偷了什么,你说:“我偷走了‘陈可微’,我是个坏人,要遭报应。”可转念你又说,你要将宝物还回去,还要和我分开。我笑你醉了,净说胡话;你却说你从前是醉了,但现在才是醒了。醉了的人都不会说自己醉了,我当你瞎说的,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要睡觉的时候,你却突然叫住我,又说了一堆话;末了,你别开头看向窗外,说了句“微微,我们分手吧。”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震惊,我真的很意外,我从没想过你会提出分手。但震惊过后就只剩下了愤怒,我觉得你背叛了我,你说的那些爱我都只是为了骗我,以至于我当时听不进你的任何解释。我又哭又闹,最后在沙发上过了一夜;但第二天醒来,却发现自己在床上,而你在客厅里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你没有烟瘾,只有在心情不好或压力大的时候才会抽上一根,可那满烟灰缸的烟蒂分明显示出了你有多么烦躁。你看见我起来了,忙摁灭了烟,朝我一笑。我看见你蓬乱的头发,眼下的乌青,嘴边的胡茬,鼻子一酸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明明也不想分手的,对吗?”我看着你,说道,“陆时也,我们一定要分手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微微,我给不了你余生。”你摇了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觉得我快疯了。我说我们不能分手,我的余生就只有你一个,陆时也;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,但不管因为什么我都没关系,创业也好,以后成家也好,无论是什么困难我从来都不怕,再苦的日子我也愿意陪你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边哭边说,泪水花了我的眼,看不清你脸上的表情,但我知道你一定也哭了,因为你颤抖着声音说“但是,我怕”。你说:“微微,我爱你,我非常爱你,所以我怕你和我一起受苦。昨天我们去谈单子,但没有成功,公司最近资金运转紧张,又屡屡签不下单子,我真不知道公司以后会怎么走,就是明天突然破产了,那也说不定。如果真的破产,那么公司倒闭,我身上还要背一笔债,到时候的生活不知道会有多艰难,我怎么舍得你和我一起去过那样的苦日子?微微,你现在26岁了,但我现在娶不了你,明天也娶不了你,只要还有一天我创业没有完成,那我就一天不能娶你,可你总不能一直这样跟着我啊!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我妈以外,最爱的女人,我舍不得让你受苦受累。我希望你过的好,甚至比我好;希望你能遇见一个爱你对你好的人,过一点平淡的日子,而不必吃太多的苦,就算那个人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已经过去了两年多的时间,我现在仍然记得你当时说的话。我们一起走过了两千八百多个日夜,一起看过海边的日出,山顶的云雾;黄昏时香樟树洒下的斑驳树影,夜晚时繁星闪烁、星河灿烂。我们躲过了七年之痒,却输给了八年。我很痛苦,我觉得我可以陪你做任何事,你却以“爱”的名义推开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我逃回了家里,浑浑噩噩地躺了三天。姐姐担心我,来看我,还带了你的几句话给我。你说希望我能照顾好自己,也希望我不要怨你。可我怎么会怨你?你那么爱我,我只会怨我自己,怪我无能为力,不能帮上你一丁点忙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我去公司辞了职,订了机票去国外旅行。签证是当初我们一起办的,却没想到会在我们分手后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去了你当初说过的那些国家和城市——在特罗姆瑟,我看见了北极光,变幻的幽绿色光海像摇曳的精灵,令人陶醉;在巴黎铁塔的围栏上,挂着许多心形的小锁,这是游客们用来祈祷美好爱情的一种方式;在威尼斯的船上,我听见潺潺的水声流过耳畔,仿佛和这座城市融为了一体;在西撒哈拉,我看见一望无际的黄色沙漠,狂风裹挟着沙粒刮过人们的脸庞,铺天盖地地袭来;我还在美国田纳西河的乡下遇见了一对老人,夫妻俩总是在清晨或傍晚挽着手一起散步,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笑拌嘴。那时我就在想,如果我们没有分手的话,那等我们到了80岁,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?

        我曾经想象过和你一起来看这些风景,但如今只有我一个人走过这段旅程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个月我回了老家,山坡上的野蒲公英都开了,几株挨在一起,就长在田埂上,也不占地里的庄稼。我想起有的人会用蒲公英来许愿,忍不住也摘了一株,向着朝阳吹散开来。你猜我许了什么愿望?那是个秘密,我不会告诉你,但你那么懂我,应该不会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时也,我爱你与你爱我一样。但我认为爱不是推开,而是陪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你创业成功的时候,如果你还爱我,请来娶我,我会一直等你。要是你最后创业失败了,那也没关系,大不了我就带着嫁妆来嫁给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人问我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,我会告诉他:“爱就是我陈可微今生只嫁陆时也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愿你身体安康,少抽烟,少皱眉,早日创业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爱你的陈可微

Q:你看文的内容雷点有哪些?

万人迷、“大男主(女主)”非常无敌、白莲复仇

(让我感觉不适,非常不习惯)

父子

(父子这一类的我都不是很能接受,特别是亲父子,养父子也不一定,但《杀破狼》是个例外😂)